设为AG凯发收藏本站
     忘记密码
查看: 2227219|回复: 5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“带上火烧去写作”(外一篇) [复制链接]
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20-6-7 16:02:46 |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

“带上火烧去写作”(外一篇)



会说话的眼睛

因为“标题是作品的眼睛”,因为“题好文一半”,所以我很看重文章的标题。
当决定买某杂志时,我总先看一下当期的目录,如果有三五个新型标题,一下子挽紧我的心,我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,回来必先看那几篇。
有了这样感觉,我自己写作时自先想好一个好题目。这不是“以名取文”,也不标题党的,一个袅娜的标题,总会给人一定的遐想空间,有罗曼之意有浪漫之行。
会说话的标题,不是媚不是诱惑不是诓骗,而是真诚与坦然,秀外慧中的标题总是好的。


“带上火烧去写作”

“带上火烧去写作!”这是一位老师说的话,一听这话,我们一起拍巴掌,并奉为经典。
在这个文学贱卖也少有人理的年代,想再创文学史上的辉煌,难上加难;对于一个才情薄薄的文学爱好者来说,想用作品来养家糊口,难于上青天。
在这个草根一族,想在大型期刊上发表文章,如同中彩一样可遇不可求,想用稿酬喂饱自己,难上加难;对于一个三两才华就乱晃荡的文学中年来说,想以文学的名义加官进爵,更是难于上青天。
所以当你还不是文学大咖时,当你手头上还没有可获茅奖鲁奖的作品时,当你还没有一定情商能力挤进文学的贵族圈子时,请别清高,请别挓挲,请背上火烧去写作!
文学这条路上,处处是坑洼,写不出名来没关系,别把自己写病了,写不出旷世之作来没关系,别把自己写傻了。写作,图的是自娱自乐,为的是吸口心灵的新鲜空气,这和与人打打牌一样自然,输了嘿嘿一笑,赢了哈哈一笑,然后,一身市井气地继续与生活斗与天地斗。


一句名言胜过一本劣书

那年,从图书馆借过一本劣质书。
书架上好看的书不多,且大多我已读过,便矬子里拔将军,借了那本书,当时翻了一下,觉得还可以,回来细读,才知上了当。
一本看起来印质不错的“诗集”,几乎是打油诗,有少量格言体的。我不知这样的劣质书,是如何进入图书馆的。
那么厚的一本大字体的“诗集”,远不如图书馆墙上挂的“不动笔墨不读书”,值钱!


“婚烟法”

那年的寒假考试,我的政治考了个全年级第一,除了问答题扣了几分后,不可思议的是,填空题还扣了2分,阅卷老师在“婚烟法”的“烟”处,打了个大大的问号?我气恼地打开书本,在原句子旁踅摸了半天,My Dog!是“婚姻法”。
虽失掉了2分,却让我记牢了“婚姻”一词。直到现在,无论是书写,还是在键盘上敲打,我都告诫自己:是婚姻,不是婚烟!
不过,细想想,“婚烟”也有一点道理,婚姻就是把爱情高高挂起来,柴柴米米地过,吵吵闹闹地过,俗俗气气地过,那些浪漫的事罗曼的事还真是不多,特别是我们这种以求生为目的的人群,更是烟火气十足。


妈妈的想法

儿子和同学请一位老师吃饭,老师说:“这份猪耳朵不错,回头我给儿子也买一份。”儿子回家来和我说起这件事,感慨地说:“当时我就在想,老师的想法和我妈妈一样呢。”我趁机给儿子上亲情课:“天下的妈妈一个样,但凡有点好吃的,先想到的给是孩子。孩子是妈妈游走于地的心肝;儿想娘筷子一样长,娘想儿路一样长啊!……”我还有好多相关的句式要背出来,忽见孩子打了个停止的手势,我赶紧闭嘴。
前两天,逛某蔬菜中心时,主家要我们随便摘着吃,故作一番修养后,我还是满心欢喜地摘了三根黄瓜,吃了两根,给儿子留了一根。回来后,我特意递给儿子,儿子“嘎嘣”咬了一口后,说了声“不错”,我这当娘的啊,像受了老师的表扬一样高兴。


关于三毛

知道三毛这位作家,是在上学时,也传抄过她写的《橄榄树》的歌词,但没机会读到她的作品,关于她的身世也了解不多,只把撒哈拉沙漠和她联系在一起,还有一个叫荷西的爱人。
我三十多岁时,才借阅到三毛的系列作品,才慢慢读出了她人生的脉络。前后有五六年的时间,我痴迷于三毛的作品中,那年的三伏天,我在风扇下,读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,读得泪流满面。
我之所以迷恋了三毛,是为了圆年少时的梦。曾有个流行的说法:男金庸女琼瑶,不男不女看三毛。金庸我读得不喜欢,琼瑶我读倦了,唯三毛是个阅读的缺口,像没吃到嘴里的肉,时刻惦记着。如果饱餐了,也就死心塌地了。
我曾听过三毛的录音,她那台湾腔的普通话,还是蛮受听的。她的声线和她的作品一样,声情并茂的,让人留恋让人神往,怪不得是传奇人物呢。之所以惯以传奇,必有一定原因的。


瀛汶河源头随想


瀛汶河源头的水,来时脉脉依依,去时平铺直叙,来来去去中,勾勒生命的频度,去去来来里,梳理存在的意义。
依山傍水的瀛汶河源头,因有险峻苍凉的黄石关,多了分精神底气,因有浸润了历史的齐鲁古道,多了些淡泊明志的豁达;苍苍茫茫的瀛汶河源头,因有孟姜女的传说,多了层罗曼与旖旎,因有刘俊林以身殉国的事迹,而染上了悲壮色彩。
我站在桥的这边,看吟着羸牟小曲的水流下来,那些从风烟深处走来的景物,被村人信仰和膜拜,生命就是探寻,就是九曲蜿蜒,一脉灵水,谁能阻遏?我站在桥的另一边,看鸭子们优哉游哉,看水草们柔韧缠绵,生命就是不息的跋涉,不就是不问结果的披荆斩棘,修行得来的铿锵气韵,谁能阻挠?


这条静静流淌的河,曾有过车马萧萧声;这条朴素柔美的河,曾目睹过齐长城上的刀光剑影,如今与烽火台守望静好;这条婉约忧怨的河,有过一步一回头的儿女柔情,有过渴盼亲人归的暮晚剪影。
往事悠悠,岁月如歌,在桥头上远眺,思绪漫溢。当大地不再遭受战火的蹂躏,当动荡历史归为尘封,当农家日子归为小桥流水时,孟姜女民俗博物馆的解说词,在河面上扑闪着爱的羽翅,齐鲁古道与齐长城,已被河水映出蓝天明洁。
瀛汶河源头的水,从混沌的深处来,穿过鸿蒙与荒寂,又经过山崖的碰撞,石块的阻厄,依然用瑰丽的笔墨,描摹出好看的S形河堤,与浅草浮萍相交甚好,与灌木藤萝开心对酌,蓄满了日月精华,再度演绎美丽的传说,大胆地品味苦与涩,悲喜迭下的韵味,可浓可淡,如细酿的酒。
瀛汶河源头的水,在春日,轻轻吐露静而美的暖意,在夏日,兑换蝉鸣的金子蛙唱的银子,在秋日,可洗萝卜缨子可洗白菜叶子,在冬日,结出薄薄的冰层,给村庄呈现幅幅简笔画。


在这里,随便一听,便能听出串串典故,在这里随心一走,就能见到红色旧址。依河而居的上王庄村,在疏疏密密的日子里,或稼穑或歇晌,随心点种的庄稼菜蔬,分解着劳累,连恩怨情恨都消融在晚霞绮丽的河面上了。
我在瀛汶河的源头,听麦语,穗子们沉甸甸的呓语,与梁间燕语相映成趣;我在瀛汶河的源头,看荆棵托着穗子深情款款,看蓟举着酒盅形的花,打碗花在草间如鸟儿轻跳,吸引着我来拍摄;我在瀛汶河源头处,看见一户人家的蔷薇粉粉红红开得热闹,另一户人家平屋上的丝瓜架,另类的像淘气的孩子,我定是将它们定格的。
此时,河水悠悠地擦着寂静堤岸,阳光如柔指轻抚心弦,风儿躲躲闪闪后,竟敞开心扉笑跑起来。噢,正午下的瀛汶河源头,被五月的丽日蓝天娓娓道来,被清甜的水质和盘托出。
我的心情,如躲藏在碧叶后的青桃子,想缔结一腔痴情;我的心怀如正滴着一串甜歌的樱桃,要把积攒了许久的含蓄,勇敢地说出来……






  

使用道具 举报

2#
发表于 2020-6-9 10:21:45 |只看该作者
AG凯发推荐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3#
发表于 2020-6-10 10:50:43 |只看该作者
小故事,大立意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4#
发表于 2020-6-10 10:56:19 |只看该作者
生动的文字

使用道具 举报

5#
发表于 2020-6-13 09:35:52 |只看该作者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山石的峻拔,泉水的清澈,山林的呼啸,全有了。点赞!

使用道具 举报

6#
发表于 2020-6-15 14:21:18 |只看该作者
好久不见,老师们好!!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